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临床应用及论文 > 手术新知 | 围手术期低体温的不良反应(低体温的危害)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点滴温暖 呵护健康

手术新知 | 围手术期低体温的不良反应(低体温的危害)

浏览次数: 日期:2021年12月27日 10:06

体温是人体重要的生命体征指标,正常健康情况下人的正常核心体温是36.5℃~37.5℃。当人体的核心温度低于36.0℃时出现的现象,则被称作失温症,又称低体温症,约70%的手术患者会发生低体温症[1]目前大家对低体温知识有一定知晓,但真正能用到临床实践中的还有待加强。由于围术期低体温可导致多种并发症,严重影响患者术中及术后恢复,所以应当引起重视。那么围术期意外低体温会产生哪些危害呢?

 

围手术期心血管不良反应在体温正常患者的发生率约为1.4%,而在低体温患者却高达6.3%[2]

 

低体温引发的心肌缺血是导致围术期并发症,甚至死亡的首要因素其中最主要机制有两种,首先是交感神经控制的血管收缩,其中动脉收缩直接引起动脉血压升高,增加心脏负荷[3]。

 

机体对低体温的另一反应是寒战,即通过骨骼肌的收缩产热。寒战过程会消耗大量能量,加快机体代谢率。代谢率增加会提高人体耗氧量,甚至进一步诱发低氧血症和心肌缺血 [4]。

有实验表明术后寒战可使患者全身耗氧量增加300%~400%。低体温本身即可抑制心肌细胞收缩,并降低去极化在细胞间的传导速度。而当核心体温低至30℃时,可能导致房颤,若进一步降低至24℃~28℃时则会出现室颤而导致死亡[5]。

 

 

 

 

 

 

体温通过三种途径影响凝血功能:血小板功能、凝血酶功能和纤溶状态。低体温时血小板数量仍保持正常,但其功能受到抑制,这可能是由于血栓素A2释放减少所致由引起的。低体温时标准的凝血试验保持正常,如PT和APTT。因为这些实验通常在37℃下进行,不受患者温度的影响。如果在患者的实际温度下进行,那么凝血实验结果就会因为低体温而延长凝血。

血液中血小板数量在轻度低体温时基本正常,但血小板栓子形成过程被抑制可导致血小板功能受损。低体温导致凝血级联反应中多种酶参与的代谢反应速度减缓,作用时间延长,而抗凝血的纤溶系统增强[6]。一份基于随机临床试验(RCT)的荟萃分析称,轻度低体温可使手术失血量增加多达16%,而需接受输血的风险增加超过20%[7]。

 

 

 

低体温可增加术后切口感染率,其机制包括免疫功能抑制和启动血管收缩,降低浅表组织血供和氧供[6]。核心体温平均降低2℃的患者手术部位感染(SSI)发生率增加3倍。主要由于巨噬细胞功能受影响,及血液灌注减少造成组织供氧量降低。研究还发现低体温会延长手术后适宜拆线时间。而低体温患者总住院时间与体温正常患者相比增加20%[8],从而会增加患者的住院花销。

 

围术期低体温会对体内药物代谢造成影响。调节器官功能和控制药物代谢的酶对温度具有高度敏感性[4]。有关文献中包含对多种麻醉药的研究结果,但低体温延长肌松药半衰期的确切机制还有待明确。轻度低体温会改变异丙酚的药代动力学特性,并延长阿曲库铵的药效作用时间[9]。

 

低体温会改变挥发性麻醉药的药效动力学特性[6]。由于大部分气体溶解度与温度呈反相关,低体温时吸入性麻醉药的溶解度增加。其结果是,麻醉中维持此类药物在血浆中分压值恒定的同时,手术患者体内的麻醉药含量增加。药物的作用效力基本保持不变,因其决定性因素是药物的血浆分压,而非浓度。

 

值得注意的是,吸入性麻醉药在体内含量的增加和肌松药作用时间的延长意味着低体温可推迟全麻手术患者的复苏过程,增加患者术后在PACU的留观时间[6]。

 

 

 

 

目前国外已常规进行体温监测,国内在早期注重对血压和心率的监测,而忽视对体温的监测。患者在围手术期即应预防低体温的发生,明确患者有发展为低温体温的可能性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在早期就要采取措施,使各种因素所致的体热损失降低到最低程度。如抢救室、手术室和ICU均应保持合适的室温;患者可用毛毯或保温毯覆盖;静脉液体、血制品和冲洗水需要通过加温装置输入等

 

 

 

围手术期全程保持患者的体温正常,可以减少很多手术并发症,降低临床心血管不良事件风险及用血需求,这些对于改善患者预后和提高术后生活质量都是十分重要的。

稳定而适当的核心体温是维持机体正常生理功能的必要条件,正因为低体温的这些风险,那么术中体温保护就显得非常重要。因此,重视围手术期低体温,并在术中常规检测核心体温并采用主动加热措施,提高患者的热舒适感,降低围手术期相关风险就尤为重要。

参考文献:

[1]Vaughan et al Anaesthesia & Analgesia 1981; 《Stewart  SWB et al Perioperative Nursing Quarterly》

[2]Steven M. Frank, MD; Lee A. Fleisher, MD; Michael J. Breslow , MD; et al,Perioperative Maintenance of Normothermia Reduces the Incidence of Morbid Cardiac Event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AMA. 1997;277(14):1127-1134.

[3] H Scott EM, Buckland 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intraoperative warming to prevent postoperative complications. AORN J 2006 May, 83(5):1090-104, 1107-13

[4]Frank SM, Fleisher LA, Breslow MJ, et al. Perioperative maintenance of normothermia reduces the incidence of morbid cardiac event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1997 Apr 9, 277(14): 1127-34

[5]Rorher MJ, Natale AM. Effect of hypothermia on the coagulation cascade. Crit Care Med 1992 Oct, 20(10): 1402-5

[6] Valery C.R., MD, Naval blood research lab. Boston School of Medicine 2. Reference: 1. Lenhardt R, Marker E, Goll V, et al. Mild Intraoperative Hypothermia Prolongs Postanesthetic Recovery. Anesthesiology, 1997; 87: 1318-1323 2.

[7] Kurz A, Sessler DI, Lenhart R. Perioperative normothermia to reduce the incidence of surgical-wound infection and shorten hospitalization. N Engl J Med 1996 May 9, 334(19): 1209-15

[8]Kurz, NEJM, 1996, 334(19): 1209-15

[9]Heier T, Caldwell Je, Monahar L, et al. Mild intra-operative hypothermia does not change the pharmacodynamics (concentration- effect relationship) of vecuronium in humans. Anesth Analg 1994 May, 78(5): 973-7

[10]Poder TG, Pruneau D, Dorval J, et al. pressure infusion cuff and blood warmer during massive transfusion:an experimental study about hemolysis and hypothermia【J】. PLoS One,2016,11(10):e0163429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文章转载,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

所属类别: 临床应用及论文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